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Fcoin数字货币交易所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谁知道Fcoin还将往何处去呢?token设计上的漏洞,难以用人力来填补。我们只看见它在不停的坠落之中,或许以后,这种坠落还将继续吧。

8月15日是FT上线交易的第78天,也是FT停牌的第7天,还是张健焦灼的第63天。

从6月13日起,FT结束了它那一飞冲天的涨势,从1.2579 USDT的价位高处坠落,走向了漫漫无尽的暴跌之路。

Fcoin的死亡螺旋

 

今天还是FT社区吵嚷着要维权的第14天。8月1日,FT终于跌破了开盘价,先前买到FT的投资者出现了大面积亏损,Fcoin社群乱成一团。

8月以来,Fcoin负面新闻不断。回溯Fcoin诞生之初的迅猛态势,令人不禁扼腕——“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碳链价值将用以下8000字长文来回溯Fcoin兴起和衰落的历史。阅读时间预计6分钟,请读者享用。

让我们回到三个月前,那个没有Fcoin,只有OK、火币和币安的世界。

虽然比特币价格萎靡,但交易所利润却仍然肥到流油。以币安为例,币安2018年第一季度利润达1.5亿美元,去年第四季度利润达2亿美元。

面对如此丰厚的利润,资本们像雪原上饥饿的豺狼闻到了血腥味,立刻蜂拥而至。到今年6月份,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超过了10000个,以至于圈内出现了一句玩笑话:“现在的交易所比项目还多。”

而真正从这千军万马之中杀出重围的,却只有一个Fcoin。它兴起的态势极为猛烈,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达到宇宙第一交易所的高度,交易量超过了币安+火币+OK之和。6月13日,FT来到了其最高价位1.25USDT,总代币量100亿,市值高达850亿元。

用半个月走完币安9个月的历程,Fcoin宛若妖精出世,瓜分走了传统交易所不少交易量。更可怕的是,不少小交易所开始纷纷效仿Fcoin的做法,开启“交易即挖矿”模式。据“区块链律动”统计,Fcoin等支持交易挖矿的交易所出现后,传统交易所的交易额暴降 170 亿。一时间三大交易所的高层变得非常紧张。

6月19日,OK率先在官微上发布公告称,启动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参与该计划的成员将成为“OK伙伴”。该技术意图扶持100家像Fcoin那样“交易即挖矿”的交易所。一位交易所业内人士称,此举就是为了对抗Fcoin新模式带来的威胁。

6月22号,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微博表态将 300% 的手续费收入返还补贴给用户。此举也是为了应对Fcoin 交易所的 100% 交易分红。同时,币安还宣布将在全球局部地区试点启动“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该计划首期开放1000个名额。也就是说,币安将和1000家加密货币交易所 “桃园结义”。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面对Fcoin的“空袭”,张健的老东家火币却毫无表示。或许李林早已预料到Fcoin的后续故事,他选择了和OK、币安完全不同的道路,在6月30号展开了反腐动作,宣布“HADAX必须推倒重建”。当日,DFund、节点资本、币信等几个“火币的亲密战友”纷纷从火币出走,杜均还称“以后上币项目会推送给FCoin等交易所”。

杜均没有发现,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Fcoin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当时,FT已经从峰值1.25 USDT坠落,只剩下0.45 USDT。

1一个注定失败的数学模型

Fcoin为何突然成功?又为何突然衰落?表面看是两个问题,其实却是一个问题。

——根源都在于Fcoin“不设硬顶的交易挖矿奖励模式”。

在设计出这样一个机制之前,张健肯定看到了做交易所成功的关键——流量,以及流量带来的交易深度。如果没有交易深度,大额交易会导致巨大的市场波动,大户就会拒绝进场交易。如果没有流量,没有交易量,平台收取的手续费和上币费都是泡影,交易所十有八九会被市场出清。

如何吸引流量?这是1万多个交易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按照互联网的思路就是得烧钱,例如烧钱打好品牌公关战,投资媒体、高薪聘请公关和运营人员。币安诞生之初还试过交易送玛莎拉蒂的策略,但说来说去,这无非就是一种营销行为,而且都得靠钱堆。——丰厚的资本是币安、火币和OK能够长期维持三足鼎立局面的关键原因。

但Fcoin成立之初没钱。

以太坊成立的时候也没钱,但以太坊用ICO融到的钱支撑了自己的开发。不过,这项活动在去年9月4日就被央行禁止,公开搞ICO活动无异于是在自掘坟墓。

没钱就真的搞不了营销么?Fcoin看向了去年11月底“推出通过交易来挖矿模式”的DragonEx,此模式后续又被DigiFinex等其他交易效仿。

“交易挖矿”的实质,就是用交易换取平台币。对于用户来说,平台币以后多多少少总归是有点价值,平台币对用户存在激励作用;而对于交易所来说,发币几乎没有成本,反之如果没有用户,收不了上币费和手续费,平台币也就没有价值,因此也乐意用平台币奖励用户。

不过,Fcoin之前交易所的那套玩法,只是单纯用于激励,每天用于交易挖矿的平台币数量都存在固定的数量限制。平台交易总量越多,个人所能分得的平台币奖励越少,其返还的平台币价值可能比实际交易手续费少得多。

这种模式,本质上类似于给用户的手续费打个七折八折,并没有对现有的交易所模式造成颠覆。

Fcoin的做法就大胆得多,虽然FT总量只有100亿个,但最开始每天用于挖矿的平台币数量不存在限制。用户支付了多少手续费(以BTC、ETH结算),就能收到平台返还的等额FT奖励。

用户用BTC、ETH向Fcoin交纳手续费并拿到等额FT返现的过程,与ICO非常相似。据Blockchain Economics Studio通过研究计算发现,通过“不设顶的交易挖矿”,Fcoin相当于是用 5 折的价格进行了比例为 51% 的 ICO。

与此同时,FCoin还推出了邀请好友奖励计划,邀请者可获得被邀请者90天内所有手续费20%的奖励。也就是说,用户上Fcoin交易不仅不收,还白送手续费(只不过是以FT的形式)。

据“链捕手”报道,“如果用户同时注册两个账号,并将资金在这两个账号里面来回倒手,每次交易都可以获得本金万分之二的纯收益。在FT价格相对固定、没有波段操作的状况下,每4分钟交易1次,持续12个小时,日收益率达到3.29%。”

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何用户大量从币安、火币和OK流失至Fcoin,同时也可以理解为何熊市中凭空冒出来了如此多的刷单者。据媒体统计,交易挖矿模式兴起后,数字货币市场上增加了100亿的交易量。

当然,激进的激励政策也为后面Fcoin的迅速溃败埋下了隐患。

如果Fcoin是走ICO途径,在ICO结束FT登陆交易所后,通常代币投资人需要履行“锁仓计划”,防止投资人集体套现打压币值。

而通过交易挖矿奖励出去的FT不仅没有锁仓计划,还按天发放。拿到FT奖励的人可以随时将这份币拿出来套现。

而矿工们也确实没有长期持有FT的动机。首先,如果将FT抛掉换成BTC、ETH等其他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可以增加刷单的货币基数,实现更多的盈利。其次,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FT会暴跌,将FT换成BTC、ETH等其他数字货币可以减小风险,避免在暴跌中损失利润。

于是,抛掉每日通过刷单挖来的FT,就成了矿工用户的最佳做法。

FT由交易所发行,矿工通过交易挖出,最后流转到试图持有获利的持币者。由于持币者才是最后的接盘侠,FT的涨跌与否就在于这群人的接盘意愿和预期,即新增资金能不能源源不断地流入。

一旦新增资金小于矿工抛盘,币价就会无法支撑,继而导致币价下滑。而FT奖励是在次日发放,如果FT当日价格大跌,用户第二天拿到的FT价值可能就无法抵消手续费,刷单不仅不能带来收益,还会造成亏损,Fcoin上的刷单量也就会出现暴跌。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地方在于,由于FT总量有限,“邀请返佣”的做法并不可持续。但一旦停止“邀请返佣”,将给Fcoin刷单行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交易量也会暴跌。

据统计,6月中旬,刷单交易至少占Fcoin上的交易量的一半以上。按照白皮书,Fcoin有80%的交易收入分配给了FT的持有者。在交易量大幅下滑的背景下,FT持有者的分红也将锐减,从而导致持币者进一步抛售FT,形成恶性循环,致使币价一路坠落。

目前,FT已经跌到了0.0718 USDT,并仍在停牌之中。较最高点1.25 USDT来看,FT已经跌掉了96%的市值。这与Fcoin一旦跌落就会陷入负向反馈危机的机制设计不无关系。

2口号、噱头与掩饰

张健不是没有想过挽救Fcoin致命的机制设计漏洞。

1、惨烈的平准基金

6月20日,在FT上线交易的第21个交易日,Fcoin宣布推出平准基金回购FT。当时计划募集1亿个FT,6月22日平准基金募集完毕。

公告称:“将募集到的1亿个FT以五日平均价质押给FCoin平台换取等量USDT、ETH、BTC等主流币种投入二级市场回购FT。”而6月20日前几天,正好是FT价格暴涨后暴跌的时段,FT均价至少在0.7 USDT以上。

若是按照当时的五日平均价来算,Fcoin平台回收的FT至少有7000万美金。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救市,足见张健的诚意。

然而,诚意在大漏洞面前宛若螳臂当车,堵不住决堤的洪水。也仅仅是在平准基金推出后的两天——6月23日和6月24日,FT价格暂时停止了跌落。6月24日以后,人人都能看出,FT的颓势已经不是一家机构可以挽回的了。

6月29日,张健在接受深链财经采访时首次回应了外界对平准基金的质疑。他说:“平准基金是平抑市场短期的暴涨暴跌,他并不能够影响市场一段时间的走势。早期时无法对新事物定价,所以会出现效果不太明显的状况。”

7月23日,平准基金迎来了它的末路。它只存活了短短一个月,就结束了运行,进入了结算流程。7000万美金的子弹,被恐慌出逃的币民洪水,淹没到看不见在哪儿。

当日,张健在链得得回顾起建立平准基金的初心:“一个新兴的市场,特别如果它拥有很大的创新性,那大家其实不知道怎样给它定价,而且又处在这样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环境,受到各种各样的谣言和各种各样的恶意攻击,所以说短期内这个波动会非常大,平准基金当时是在这个背景下推出的。”

但他同时也承认了平准基金的失败:“如果说有了平准基金,市场就不波动或者说就不会暴涨暴跌了?这也是不会的。”

失去了平准基金的庇佑后,Fcoin就成了一个被遗弃的孤儿,从0.24 USDT一路跌至0.07 USDT,看不到上涨的希望。

2、破发王——Fcoin创业板

不知道是因为觉得社区已经足够庞大,不需要吸引新的用户,还是因为总量有限的FT已经透支得差不多了,抑或是因为平台上刷单行为成风——6月29日,Fcoin取消了“邀请返佣”。

此举彻底赶走了Fcoin上的刷单交易者。此后,Fcoin上的交易量更是跌到堪称惨淡的地步。Fcoin在全球交易所的交易量排名一下子从月初的第一位坠落至月末的几十位,和币安、火币、OK遥遥相望。

面对惨淡的交易量,Fcoin不得不另想办法增加交易。此外,Fcoin社区一直有呼声说,Fcoin上的交易对太少。在这种背景下,Fcoin创业板便横空出世。

7月2日,采取“累计充值人数排名”上线的机制的Fcoin创业板来了。

与火币的“创业板”HADAX不同,Fcoin创业板采用的不是平台币投票上币机制,而是“刷人头”机制,比的是谁手里的账户数目多。

从这里可以看出张健的理想主义色彩。投票上币机制明明可以为FT带来不菲的收益,但他却没有选择这么做。

可能是因为HADAX腐败前例在先,空气币项目方大量购买HT,最后导致越有钱的项目方越能登上交易所。而他们之所以愿意砸这么多钱,是因为后续可以从韭菜身上赚到更多钱。HADAX从此便走向了一个交易所割项目方、项目方割韭菜的恶性循环。

李林在反腐之后,把上币权的一大部分交给了他所信任的火币研究院。不过,张健是个自由主义者,他并没有效仿火币建立研究机构,以判断某个币种能或者不能登上交易所。他在6月2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交易平台和监管机构不能代替市场做价值判断,一个创业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空壳公司。但是没人能评估他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腾讯或者阿里巴巴。所以在杜绝传销等各种违法行为的前提下,我们支持这些项目自由地发展和竞争。”

张健选择了把这些都交给市场。Fcoin也制定了很清晰、与FT不挂钩的市场规则。

公告显示:“即日起至2018年7月1日0点,我们将按照各创业版支持币种的充值帐户数进行排名,累计排名前20的币种,将获得在2018年7月2日在 FCoin 创业板首发开通交易的资格。2018年7月1日之后,我们将每日0点“累计充值人数排名”中的前5名,安排第二日开通交易,并以此类推。”

Fcoin之所以制定了这样一条规则,可能是从自己的发家之路来思考的。Fcoin成功的秘诀在于能够在短时间内聚集一大波用户和流量,同样,他们也认为如果某个初创项目方拥有最多的用户数,或者说拥有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用户数的能力,这个项目便会走向成功。

然而,在这条规则出台后,一条关于“刷人头”的灰色产业链就自动建立起来了。

深链财经曾这样描述这条产业链:

“6W个全新的(帐户),打包4W人民币。”来风在群里吆喝。

来风是技术黑客,帮助项目上线交易所,比如Hadax等。

这一枪,他瞄准了FCoin。

……

来风准备了三台服务器,60个软件,荧光屏幕昼夜不熄,一个新账号30秒注册完毕。一天可新增17万新账户。

“其实不必要注册那么多,现在10万帐户就能保你上币。”来风说。

当下,每日排名第五的充值人数还没超过10万。

“拖得越后需要的票数越多。”当我假装项目方与之攀谈,他告诉我,7月2日FCoin创业板上线20个币种,第20名只有7000多票。“那时候我一个帐户卖5块钱,也就是说,3.5万就能上币。”

账户数目不代表真实用户数目,真实用户数目不代表活跃用户数目。但是,Fcoin没有鉴别真实用户数和活跃用户数的能力,相反单纯转向了用账号数目定谁能上谁不能上交易所。这是灰产建立,事情走向初心反面的根源。

很快,上Fcoin创业板也变成了一种金钱活动,有钱请人刷用户量的项目方便可登陆Fcoin创业板,而且成本还比火币、币安和OK低廉不少。

于是,登陆Fcoin创业板成了割韭菜项目方中穷人的首选。这些项目方比花重金上HADAX的项目方更不要脸,连做市值管理的钱都懒得出,几乎每个登陆该交易平台的项目后都迅速惨遭破发。

7月20日,一个名为ARP的币种在Fcoin创业板上实现了“史诗级收割”。短短几分钟内,ARP 对 ETH 的价格从 0.2 美元跌至了 0.03 美元附近,跌幅达85%。当日,ARP价值几乎归零,一度跌到了0.00007ETH,可谓癫狂。

网友们将ARP戏称为币圈“马里奥”,同时也将Fcoin创业板戏称为韭菜搅拌机。截至目前,Fcoin创业板上的项目超过120个,破发率在90%以上,一片飘红。

Fcoin的死亡螺旋

 

Fcoin创业板烂了,机制透明张健无腐可反,但又没有李林那么大的决心推倒重来。于是,他又开始捣鼓新的东西了。

3、(不能)挽救FT的FCandy

7月19日,Fcoin宣布推出“锁仓即挖矿”的交易品种FCandy。

Fcoin的死亡螺旋

 

所谓“锁仓即挖矿”,实质上就是存钱分红。就像你把钱存在银行能拿到利息一样,当你把BTC、ETH、LTC、FT等数字货币转入Fcandy资金池后,你能得到相应数额的Fcandy代币,简称FC。FC可以在市场上随时买卖,并且可以分红。

不过,虽说FC随时可以买卖,并且每一枚FC都对应着资金池里一定份额的资产,但如果没有经过全体FC持币者投票决议通过,你转入Fcandy资金池的资产将无法取出。

Fcoin之所以推出Fcandy,很明显是为了挽救FT的颓势。在平准基金子弹打光、创业板带来的交易量不如预期后,必须有新东西出来稳定FT的价格,以维持社区稳定。一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说服用户让他们选择锁仓。

Fcoin团队开始运用起了他们发家的基本思路:如果没有钱但你又想让用户做一件事,只要告诉他,做这件事未来能得到好处就行。这也就是所谓的“交易即挖矿”“锁仓即挖矿”,本质上都是Fcoin用未来的收益说服用户去做现时的事情。

然而,FC的发行机制又犯了一个错误。

Fcandy的发行机制是“发行与投入资产价值的5%相等值的FCandy”,也就是说FC的增发是按照市场价格来计算发行量。

当市场单价越低,增发的FC数量就会越多,相应的,Fcoin用户获得的FC也就会越多。这就给了诸多Fcoin用户,特别是大户足够的动机打压FC价格。

此外,初期Fcandy都是直接空投给Fcoin的社区用户的。由于FC是免费获得,且没有锁仓计划,所以用户接收增发FC空投后,一般会选择抛售,使FC币价更低,之后可以获得更多增发FC,从而进入一个螺旋下跌的循环。

自媒体“链茶馆”在7月24日的文章中指出:“这种情况会导致FC的迅速增量,这不仅会大致FC价格的恶化,还会直接影响单枚FC对应的Fcandy收益的急剧降低,最终出现FC市场的全面崩盘。”

Fcoin的死亡螺旋

 

现在,FC已经走出了和FT一样的走势。不同的是,在其破发之前Fcoin已经将其停牌。至于其后续的价格走势如何,就有待观察了。

4、币改:压垮Fcoin名声的最后一根稻草

谁也没有想到,将Fcoin名声彻底压垮的,是其在7月6日推出的币改。

7月6日,FCoin币改试验区发布1号公告,宣布启动筹备工作,将面向3类项目开展币改试验,分别是: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证化转型、大型实体产业通证化转型、全球范围内的通证经济创新项目。

以“通证派”自居的孟岩和元道是这场改革的发起人和领导者。在“币圈”因为韭菜割得太多臭名远扬、链圈技术上难以有大的突破一言不发之时,致力于经济系统设计的“通证派”开始兴起。

张健本人可能也没想到,币改会吸引到这么多人的目光。它就像熊市里的一颗火苗,让快要熄灭的数字货币舆论圈又燃烧了起来。

币改一天一公告,还组建了许许多多的行业分群。巴比特、金色财经、链得得等头部媒体都盯着这场熊市里突如其来的改革,并对其充满了溢美之词。

毫无疑问,币改为Fcoin吸引了不少目光。但正是这些目光,后面变成了射向Fcoin的利箭。

首先是参与币改的项目方受到了质疑。碳链价值曾经在文章中指出,参与币改的项目方可能就是那些无法在传统资本市场已经拿到了C轮、D轮融资,却无法拿下一轮融资也无法上市的公司。这些公司进入币圈,只是为了拿钱续命,而不是真心要做出什么改革。

其次是Fcoin发起币改的动机遭到了质疑。作为交易所,Fcoin发起的币改是为了什么?流量、曝光度、还是收手续费圈钱?Fcoin没有回答这些问题。与Fcoin创业板的公开透明机制相比,币改板块的机制设计和上币流程反而并未对外公布。

这也就给Fcoin的腐败留下了隐患。而8月5日首个参与Fcoin币改答辩的项目方Bizkey选择出走并宣布“永远不上Fcoin”,则将Fcoin的腐败丑闻彻底掀翻。

3腐败与后院起火

恭喜读者,如果你读到了这里,你基本上弄清楚了关于Fcoin故事的来龙去脉,同时也感谢你的耐心。

如果你已经陷入了视力疲劳,可以不阅读。

当我们谈论起交易所的时候,我们常常会谈论到腐败问题。这不仅仅是因为现在的交易所是中心化的,离不开人治,还因为交易所本身就代表着大量的利益。

在Fcoin刚刚诞生的时候,张健是以一个革命者的身份出现的。Fcoin上的交易不仅不要手续费,还送FT,这让许多人开始思考,中心化交易所高昂的手续费和上币费是否具有正当性和必要性。

当赵长鹏讽刺Fcoin的做法是在做ICO时,有币民回击称:“如果Fcoin是在搞ICO,那我们好歹还拿回了FT;而币安的做法,相当于ICO后直接拿走了钱却拿不到BNB。”这种言论是在Fcoin出现之前,人们所看不到的。

在Fcoin诞生之初,币民们确实对打破交易所之恶产生了希望。张健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想做一个正直坦诚的人,做正确的事,为时代的进步做一些贡献。

可惜,以革命者身份出现的张健,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腐败的诅咒。

7月17日,FCoin发布公告称:“已经接受Guten项目方的委托,为其资金募集提供技术支持,Guten 项目(代币名称 GU)募资总规模为 8000 万个 FT。”

随后就有微博爆料称,Guten项目部分团队成员涉嫌履历造假。3个微软背景的成员都有虚报职位,隐瞒了已离职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张健本人就是这个项目的核心成员。

时隔不到20天,8月4号下午4点,FCoin开放主板C。QOS作为首发项目,打响“币改第一枪”,正式上线Fcoin交易所。按照1ETH:20000QOS的私募价格,QOS/ETH的开盘价为0.00005,结果上线四五天后跌了80%。

而张健又出现在了QOS的白皮书中,且与奥马电器的董事长赵国栋并列,同为QOS项目的顾问。

难怪币民们将Fcoin称为张健站台项目的后花园。

平心而论,张健的腐败还很单纯,他站台的事情都放在台面上来不及遮掩,或者说他自己也没想过遮掩。你要让赵长鹏、李林、徐明星的名字出现在任何一个项目的白皮书中,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但你说币安、火币上币不存在关系,那可真倒未必。

直到今天,这些排名靠前的大交易所都没有公布除了平台币投票之外的上币标准,更没有把上币委员会的成员名单对外公布(币改委员会名单对外公布了),基本上都可以视为暗箱操作。

但他们隐瞒得很深。不像张健,他是哪个项目的顾问,跟哪个项目有利益关系,都写在白皮书里。只是,这样公然的操作,使得他自己,也使得Fcoin成为了众矢之的。

单纯的张健可能还在遭遇一件更为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后院起火。

最近周小雪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去Fcoin不到一周的周小雪突然宣布离开Fcoin,原因是“内部权责不明晰”。

周小雪94年生,大二和三个清华的合伙人成功创办常春藤在线教育科技担任CEO,年营收过百万,在加入Fcoin之前在链得得出任运营合伙人。

面对流量一路溃败的窘状,高薪聘请具有人气的运营总监对Fcoin来说是明智之举,毕竟何一运营币安先例在前。但这件事招致了张健妻子的不满。

最后周小雪离开Fcoin的时候,在官方群的说法是:“已退出Fcoin,望大家周知。希望老板娘带领Fcoin起飞。”

张健后院起火,这件事不仅反映在Fcoin的人事安排和变动上。

据媒体“比特评级”8月9日报道,张健妻子对张健朝令夕改、独裁、不听人劝的做法感到不满。她说:“我这几天很丧气,听了您的建议后我去尽量沟通争取,然后很受挫,我自己也很失望,然后我就退出了,不瞒您说,我还当了几天黑粉。”

在这个聊天截图中,张健妻子称自己甚至拉黑了张健,“甚至想好了离婚后该怎么办”。

而碳链价值也翻阅了截图中“张健妻子”称写的文章,链接直接导向了Fcoin社区刊发的《FCoin的成功是通证经济模式的成功,FCoin的失败是张健个人的失败》,作者是Topal。

在文章末尾,Topal写道:

“我不知道如果重新来一遍,有没有人可以比他做得更好,可能99%的人已经倒在更早的利益关卡,所以他难得可贵,可是我希望,如果重来一遍,他可以错得更少一点。

“快速的巨大成功加上黑压压的币圈,确实让人容易迷失自己。在上述的原因背后,我看到了一个自大,盲目,膨胀,集权的人,我也从不质疑他的公心,可是这么苦,几天几夜不吃不睡,戴心率分析仪加班,方向错了,受的苦都白受。你等了10年才等到天时地利人和,不要让自己的盲目自信摧毁了币圈唯一的希望。FCoin的成功是通证经济的成功,不要让FCoin的失败成为你个人的错误。”

情真意切,但无力挽救Fcoin的悲剧。

谁知道Fcoin还将往何处去呢?token设计上的漏洞,难以用人力来填补。我们只看见它在不停的坠落之中,或许以后,这种坠落还将继续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币圈雷达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币圈雷达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